胡话

专注all花all盾一百年!!!主要吃福华,铁盾 胡霍也是大本命

Love,always

刚刚考完理综回来我的头脑都还是晕的,回到家发现室友都还没有回来,钥匙又忘带了,骂了句娘后,我掏出手机刷今天的新闻,结果推荐消息就是AR享年69岁因癌症去世,我当时呵呵两句在这条“假”新闻下回了句妈的,然后继续刷。可我越来越觉的不安,胸腔像是有个三百斤的胖子在上面跳舞似的闷的难受,我再也控制不住我的手迅速点开推特,然后我的胸腔就真的炸裂了,全身的血液从心口的位置流出来,我手脚冰冷就像窗外呼啸的寒风,我想我大概是哭了。

他是大不列颠的宝藏,我无法用语言去描述他的伟大,任何浮夸堆砌的辞藻在他面前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。他是我永远的朱砂痣,白月光,他的光芒如同太阳一般耀眼,而蜷缩在昏暗角落的我只是分得他的一点温度便也是如十里春风。这样美好的一个人又怎么会如此突然就去了呢?

明明昨天我还伴着他在BBC里的录音入眠,明明圣诞节的时候我还回味了一遍他的《Love Actually(真爱至上)》,明明还想毕业后再去看一遍Harry Potter……他本是我去英国一定要见一面的人,哪怕是人群中的匆匆一瞥也好,然而这一切终究化成泡沫。

四月是我还在祝他新婚快乐,现在我只能在明年的今天为他点一盏红烛,那封没写完的信也只能在头七是烧给他了

死亡实际上就像是经过漫长的一天之后,终于上床休息了。而且,对于头脑十分清醒的人来说,死亡不过是另一场伟大的冒险。

一颗伟大的巨星陨落,愿你在彼岸的远方依然照耀这个世界,感谢您给我和一切影迷的,愿您在天堂一切安好。

Love,always.Though after all this time.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给Alan Rickman

评论

热度(10)